|
|

论安吉游戏推广背景下中国式现代化幼儿教师职教培养路径-凯发k8国际

作者:亚力坤江·艾思格 发布时间:2023.02.16
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民族教育》

新疆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前教育学院学生在课堂中展示律动游戏“小孩不小歌”,构建真实幼儿园游戏育人场景。亚力坤江·艾思格供图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在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长期探索和实践基础上,经过党的十八大以来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创新突破,我们党成功推进和拓展了中国式现代化。安吉游戏是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首先倡导的基于国情和中国特色的幼儿游戏模式,倡导“真游戏”和有效游戏,凸显以幼儿为中心的大游戏课程和课程游戏化理念。放手让幼儿去做,践行“爱”“勇敢”“专注”“投入”和“反思”,从“去高控化”和“去主观化”指导等方面解放幼儿,以满足幼儿游戏需要,让幼儿获得快乐的原体验,贯穿一日生活、教学活动和区域活动全过程。安吉游戏的推广和创新发展离不开幼师职业教育高质量培育的联动。然而,安吉游戏的推广在区域本土融入和创造性转化中存在困境,反观幼儿教师培养,职业教育和职业学校应当在中国式现代化中作出何种变化,是我们亟待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安吉游戏为中国式现代化幼师的本土化培育提供依据和凭借

安吉游戏作为一种本土化的游戏模式继承了中国传统游戏的优秀基因,借鉴了世界积极的教育教学理念,具有以下特点:

利用场地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园制宜,利用在地文化资源开展游戏。环境是除了父母和幼儿教师以外的第三任教师,在国家统一标准基础上的游戏,可以利用幼儿园地理环境的在地性,充分发挥幼儿教师的教育智慧。安吉游戏是一种不排斥“在地性”的游戏模式。将当地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融入游戏教学,不仅可以促进在地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也可以促进地区非物质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创造性转化,激发乡村振兴活力。

教师角色的“去高控化”。安吉游戏反对幼儿教师的过度干预和僭越,以幼儿需要为中心,而不是以教师管理和集体教学为便。教师也并不完全置身事外,而是在游戏中渗透行为观察,理解、支持、帮助幼儿。看似是一种弱干预,实际上是教师充分观察儿童、信任儿童、研究儿童、理解儿童和支持儿童。

放手让幼儿共同参与、反思和复盘游戏。充分发挥幼儿的主体性,开展以幼儿为中心的,启发幼儿探索实践的生成性课程。在幼儿游戏开展的过程中注意授课形式“去小学化”,环境创设“去主观化”,游戏规则“去干预化”,放手让幼儿参与到评价游戏、复盘规则和总结经验教训的过程中来,对保护安吉游戏理念和幼儿主观能动性具有重要价值。开放的幼儿游戏教育环境。

开放的幼儿游戏环境包括宏观层面的教育环境生态,包括中观的家庭、幼儿园层面,也包含具体班级的游戏环境,甚至每一次游戏活动。从宏观上讲,社会支持和社会各部门的协同为幼儿游戏提供了政策指导和安全稳定的游戏环境。以县域或村域中心园为牵头,探索“一村一策”“一园一策”的幼儿园游戏模式,实现学前教育与乡村全面振兴的“共振”,区域的文化场馆、博物馆、图书馆等都可以成为幼儿游戏的有利环境,都是幼儿大游戏观的有益尝试。中观层面,将家庭教育的合作共育、社会的支持、托幼一体化等融入游戏过程。家长的育儿指导和亲子游戏也成为幼儿园课程之一,可实现家园共育。从一次具体的游戏过程来说,游戏是开放的,不仅包含材料的丰富投放,也包含师幼互动、幼儿交往、教师之间的敞开,营造安全、温馨、和谐的互动关系。

安吉游戏的教育理念为中国式现代化幼师培育的本土转化提供了可能面向

安吉游戏突破了角色游戏、建构游戏、表演游戏、规则游戏的“次元”,充分利用幼儿园的区域,反对缺乏自由的“假游戏”,驳斥狭隘的游戏观。这种教育理念、游戏观、教师观、儿童观的改变,应当是我们在进行幼儿教师培养的过程中需要借鉴和考虑的。

第一,理解学前教育专业课程、基础课程的重要作用。科学的教育理念来自深厚的专业知识、能力和素养,在进入工作岗位时才能充分地理解儿童、尊重儿童、教育儿童。不全面的专业认知会片面地将“幼儿教育”和“组织幼儿玩耍”等同起来。对标《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幼儿教师需要掌握幼儿园游戏与教育活动的知识与方法。实际上无论幼儿园任何教职员工,只要参与幼儿的保教工作,都应当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儿童观和游戏观,建立尊重游戏的幼儿园文化,视游戏为幼儿的基本活动。

第二,第二,幼儿游戏权的学前教育依法治理。安吉游戏的模式体现着学前教育工作者规范办园,提质赋能幼儿园师资队伍建设,克服小学化的教育理念,是学前教育依法治理的重要环节,而游戏作为幼儿的一项权利,也经历了从理解、探索到立法的过程(见表1)。

第三,“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确保幼儿每天有充分的自主游戏时间,因地制宜为幼儿创设游戏环境,提供丰富适宜的游戏材料,支持幼儿探究、试错、重复等行为,与幼儿一起分享游戏经验。”

第四,将真游戏观作为幼儿一日活动的尺度。树立科学的游戏资源观,充分满足幼儿的游戏需要。安吉游戏在最初就是利用简单的、身边的成品或半成品的材料进行投放,是一种朴素的游戏资源,后来逐渐演变成了将真游戏观定义幼儿一日活动的时空关系,定义幼儿保育和教育的基本准则,规范并约束着幼儿园教师的专业能力和幼儿的身心发展。

安吉游戏的具体做法激发了中国式现代化幼师培育的生长点

党的二十大报告将“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强化现代化建设人才支撑”单独列出,把教育、科技、人才提到“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础性、战略性支撑”的重要地位。在科学分析产业、职业、岗位、专业关系基础上,建设具有中国式现代化的、本土化的幼儿游戏模式,幼儿园游戏文化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将会成为我国学前教育的历史性新常态。

一是将安吉游戏总结出来的有益游戏经验纳入职业教育国家教学标准体系。将安吉游戏的本土化游戏观、游戏模式贯穿于职业学校人才培养方案的制定,贯穿于基础课程、专业课程、顶岗实习全过程。开发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地方特点的乡土文化资源,在物质环境、精神环境和家庭、社区环境的营造中充分渗透安吉游戏本土化的理念。将游戏积累的经验纳入职业教育的学前教育专业教学标准体系,强化职业教育类型特色,完善产教融合办学体制,打造中国特色学前教育品牌。

二是开展学前教育专业特色课程建设。引导幼师专业学生了解国家、认识家校,增强民族文化自信,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使其走向工作岗位后为本地域城乡幼儿园办出特色而贡献力量。关注幼儿身边现有的优质社会和文化资源。根据学前教育现代化的要求,区域幼儿园可以阶段性地开展幼儿园游戏工作:第一个阶段,在3—5年内学习安吉游戏模式,结合自身幼儿园的特点创造性地开发本土幼儿游戏课程。与职业院校联合办园,共同开展幼儿园游戏课程的教研活动;第二个阶段,在2035年之前职业教育实现专业特色课程建设,幼儿园具备办园特色。要求幼儿教师的职前培养走在前面,应当研究安吉游戏的有益经验,充分开展服务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幼儿园调研,总结办园经验与得失,培育具有扎实基本功和广阔视野、探索精神的幼儿教师。

三是教学内容上充分挖掘安吉游戏优秀案例,游戏课程中增设安吉游戏本土化案例专题。让更多的幼师学生了解安吉游戏的优秀经验。改变幼儿教师的教育观念,将“本土生长”贯穿幼儿教师培养全过程。幼儿园游戏课程作为幼师学生系统学习幼儿园游戏的重要途径,内容上应当把安吉游戏模式的优秀理念贯穿在课堂教学中。如以新疆地区为例,在课程中充分挖掘新疆的气候条件、自然环境、经济社会、人类生产生活发展状况,利用得天独厚的自然和社会条件开展适宜当地、因园制宜的安吉游戏。共同建设安吉游戏新疆幼师培训资料包、资源共享平台或操作手册,定期开展教研活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区域的特色文化也有着丰富多彩的内容,如丝绸之路文化、三五九旅红色革命文化、冰雪运动文化等都是宝贵的文化资源和教育宝库。在学生群体中开展爱国主义精神、新疆精神、兵团精神、胡杨精神的教育,保护好中华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文化根脉。如非物质文化遗产英雄史诗《玛纳斯》、木卡姆艺术等,就可作为环境创设资源融入游戏活动。物质环境创设方面更加强调与幼儿园玩教具的联动,贴近幼儿生活,更好融入情境;精神环境创设方面反思过去游戏活动的分隔和控制,结合文化遗产的思想性、艺术性和美学价值,营造宽松、愉快、和谐的游戏氛围。

四是教学方法上更加多元,使安吉游戏经验成为中国式现代化幼儿教师培养的重要支持策略。聘请具有安吉游戏教学经验的幼儿园教师,以开展讲座、课外活动、实习指导等方式让幼儿教师了解安吉游戏,走近安吉游戏,在教学实践中尝试安吉游戏,鼓励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创造性地转化安吉游戏。注重安吉游戏中关于儿童歌谣、民族民间传说和故事、绘画器乐艺术、民间儿童游戏和玩具、优秀育儿习俗等方面的挖掘整理,在开展安吉游戏课程过程中,一方面要鼓励学前教育专业师范生的专业自主权,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另一方面还要接受专业组织和管理人员的评价和监督。综上,新时代中国式现代化幼儿教师的职教培养应是人的现代化和教育教学理念的现代化,要紧紧围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通过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将立德树人目标与幼师的专业发展和日常学习结合起来,满足幼师高质量专业发展的需求,加快推进学前教育师资培育现代化,提倡幼师的反思和研究,使其成长为一支强大的高素质专业化学前教师队伍。

(作者亚力坤江·艾思格,系新疆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师)(《中国民族教育》2023年第2期)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